在线教育却迎来了大爆发

  疫情之下,教育是受波及最大的行业之一:学校和线下辅导机构只能暂时停课,与此同时,在线教育却迎来了大爆发。

  网课已经进行了一个多月,宅家期间,老师和学生们对在线教学反响如何?疫情过后,在线教育培训行业又会发生哪些新变化?

  在线教学正在逐渐适应

  3月12日上午10时,保定一中高二学生韩复伟坐在家中书桌前,正在通过平板电脑上的钉钉App观看老师讲课。其间,App上的聊天框不时弹出同学们提出的问题,网络另一端的老师实时进行解答。

  这样的学习方式,韩复伟已经进行了1个多月。虽然离高考还有一年多时间,但他已经开始了备考“倒计时”。

  对韩复伟来说,这个寒假显得格外漫长。以往这个时候,他应该坐在教室里听老师讲课。然而,因为疫情影响,这些场景只能存在于韩复伟的期待和回忆中。

  “教育部门和学校担心疫情、推迟开学,大家都能理解,但我内心还是希望早些开学。网课效果肯定不如在学校上课好,好在经过一段时间磨合,我已经比较适应了。刚开始那时候,更难。”韩复伟称。

  “记得上网课的第一天,老师和同学们光调试设备、测试效果就折腾了一上午。一会儿老师那边没声音了,一会儿有的同学又看不到直播课程了,还出现了好几次卡顿和掉线情况,老师着急,同学们也着急。当时我想,要是长期上网课可怎么办啊,感觉心态都有点崩了。”韩复伟回忆。

  “好在我们高中生相对来说自制能力比较强,大家学习的热情也比较高,经过了大概两三天磨合,就适应了。”韩复伟说。

  如今,韩复伟可以通过班级群随时和同学联系,每晚7点到9点,还有老师准时在群中线上答疑。“不过总的来说,我还是更喜欢在学校上课的感觉。”韩复伟坦言。

  相对于自理能力、自制力都较强的高中生,小学生以及学生家长对网课的适应显然更难。

  “宅在家中等于打双份工,自己居家办公,更要‘兼职’教师,感觉身心俱疲。”2月10日晚上,石家庄一位三年级小学生的妈妈刘园在朋友圈吐槽。

  “那天是孩子第一天上网课,从早上8点半陪孩子坐在书桌前,到下午5点,除了吃饭喝水,我基本上一天没离开过孩子房间。一台笔记本电脑、一个IPAD、一部手机,3个App,200多页课件,还需要时不时关注自己工作群里的消息……本以为一边看着孩子上课一边做点工作,应该不费劲,结果差点崩溃。”3月18日表示时,刘园已经从最初陪孩子上网课的“崩溃”状况中走了出来,但回忆起第一天上网课的情景,她仍然直摇头。

  刘园称,在疫情发生之前,孩子已经在某校外培训机构连续上了3年英语口语网课。但此次疫情带来的网课压力,还是让她措手不及。

  “之前家里有个老打印机,但满足不了这次长时间网课的打印需要,就又买了一台激光打印机。”刘园说,“孩子年纪小,自制力差,很多东西都得我来完成,微信群、App、课件,时间都是碎片化的,有时候稍微走点神,孩子可能就错过了。”

  “除了正常课程外,每天下午还有1个小时的老师直播答疑,老师会在直播中抽查学生作业完成情况。这个也得盯着,不然不放心。”刘园表示。

  “经过一段时间,现在网课不像开始时那么手忙脚乱了,但还是感觉累。主要是孩子小,自制力差,而且长时间盯着屏幕对眼睛伤害也大。”刘园说。

  学生和家长们对网课亲身体会,与调查数据基本吻合。近日,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政策研究院针对全国中小学学生网络学习情况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77.3%的学生认为网络学习是个好方式,72.9%的学生对网课感到满意或非常满意。其中,高中生的满意度要高于初中生和小学生。

  “我认为,网课不但要考虑不同年龄段学生的自制力等情况,合理安排教学时间,对老师的讲课方法也提出了更高要求。”作业帮直播课高中部数学老师张华认为,“除了注意课堂趣味性,老师还必须货真价实地讲出知识点的重要意义和价值,时刻刺激学生思考,这样才能在最大程度上调动学生学习的主动性。”

  流量背后能否留住学生

  韩复伟所在班级使用的钉钉,是此次在线教育App中人气最高的软件之一。钉钉原本是阿里巴巴旗下的一款办公软件,疫情期间,紧急上线了“在家上课”功能。

上一篇:关爱学生,奥鹏教育联合多所高校线上开展开学第一课

下一篇:“公安+卫健+教育”联动护航学子复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