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封城”这七天!

  

  阳光洒在武汉归元寺黛色的檐角,朱红的寺门紧锁。

  1月29日,大年初五,中国人烧香拜财神的吉日。往年今日,纷至沓来的祈福人群让这里香火缭绕,成为武汉过年的盛景之一。

  如今,一切落入寂静。

  1月28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在广州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新华社记者 刘大伟摄

  9天前,疾控专家钟南山那句“能不到武汉就不去,武汉人能不出来就不要出来”的建言变成现实。这座有1000多万人口、素有“九省通衢”之称的城市,史无前例地宣布“封城”,全力抗击一种由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大疫情。

  “封城”七日,武汉人痛哭、感叹、思考……在时间的浮沉里,这座按下“暂停键”的城市和生活在这里的人们,负重前行,不眠不休。

  1 阴霾密布

  40多岁的欧阳,往年的正月初五,都会约上三五好友一起到归元寺里拜拜。但这个春节,她爽约了。

  庚子年春节,她过得焦灼不安。70岁的老母亲年前连续多天发烧、腹泻。医生跟她说,她的母亲有95%的可能性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她一度觉得这个诊断“不真实”,“怎么电视上的事一下子就发生在自己身上呢?”

  她开始回想母亲前几日的生活轨迹,试图找到感染的线索。最大可能性:母亲每天都要去小区附近的便民菜场买菜--那里距离华南海鲜市场约有一二公里远。

  1月29日,市民经过已经被封闭的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新华社记者 熊琦摄

  华南海鲜市场,被认为是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疫情的发源地。报道显示,去年12月底这里发生不明病毒引发的聚集性肺炎。欧阳没想到,自己处在日后席卷全国的疫情“暴风眼”。

  “我妈除了买菜,哪里都没去。”欧阳哭了。她是那种典型的武汉女人,精明能干,工作之余还坚持健身,把老母亲、老公和9岁的儿子日常生活安排得“明明白白”。

  北京大学心理咨询与治疗中心主任方新说,人们在面对疫情、“封城”这样的急性压力源时,恐惧、焦虑、难以置信是常见的应激反应。

  到今天,欧阳和母亲自行隔离已将近10天。

  和欧阳一样,数百万武汉人这个春节令他们终生难忘。

  1月26日,行人在武汉楚河汉街上行走。新华社记者 熊琦摄

  武汉大学一位教授详细分析了从月初到今日微信朋友圈的变化。他觉得,23日是人们心理的一个转折点,人们似乎希望通过小小屏幕释放焦虑和无助。

  “住在这里几十年,这是第一次不见车水马龙、熙攘人群,只能听见风声。”一位武汉市民在朋友圈这样写道。

  2 逆行,全力抗“疫”

  有人,给孩子留下了背影。

  在“封城”的最后一刻,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急诊科医生龚静,和同在一家医院工作的丈夫,把7岁的孩子在高速路口“交接”给城外的父母,转身,离去。

  有人写下现代版“与夫书”。

  “此事我没有告诉明昌。个人觉得不需要告诉,本来处处是战场!”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女医生张旃,七天来几乎没有休息,眼睛里布满血丝。

  1月24日,医护人员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隔离病房内忙碌。新华社记者 熊琦摄

  有人含痛忍悲。

  “搞快点,搞快点,这个事情一点都等不得,马上就搞!”整个走廊里,都能听见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在喊。一小会儿,他就接打了6个电话。其中一个是某个危重病人在转运时,心跳突然停跳的紧急电话,他腾地一下加快脚步,贴着手机屏幕大声喊话,要对方抓紧处理。

上一篇:国内“投降派”又出新花招 一盆脏水泼了出来

下一篇:“固收+”产品抢手!低利率时代 券商资管固收规模占比七成 机构看好国内债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