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真正的友情,是生日送你一座山

现代社会,关于邻里关系,我们已经习惯了隔离和疏离。

如何与邻居“和平友好”相处,近乎成了一门玄学。

通常而言,我们已不再苛求亲密友好,只求相安无事、和平共处。

我等平常人尚且如此,那国家与国家之间的“邻里关系”呢?

边界争端、国土争议,想必是我们再熟悉不过的国家“邻里关系”了。自古以来,国与国之间的问题往往发生在边界,边界问题就涉及到争夺国土,也常常因此引发武力对抗甚至战争。

然而,在我们熟悉又陌生的北欧国家,就有这样几对“奇葩”的国家邻居,不仅相安无事,心态peace,甚至在一个国家庆祝自己独立百年的时刻,邻国居然打算送上一座属于自己国土的山峰,为之庆生,如此慷慨之意,令人咋舌。

今天的《八分》,道长就聊了聊这些“别人家的邻居”,以及那些“奇葩”的北欧国家和人民,想必听完之后,又有不少人要“移民去北欧”了。

那些“奇葩”的北欧国家和国民

讲述 | 梁文道

1

你骂我蠢,我还像吃糖一样甜

一个国家跟它的邻国关系是否友好,有一个很简单的检测方式。

那就是看它能不能够受得了人家对它开玩笑,又或者敢不敢拿邻国的国民性,传说中那种很刻板的国民性来开玩笑。

如果敢这么开玩笑,而对方还能接受,那这两个国家的关系,大概就好得不行了。

我给大家举个现成的例子,几年前我见过一个挪威的广告片,这个广告要售卖的正是一款瑞典生产的糖果。瑞典人在欧洲是以爱吃糖闻名的,他们也生产出不少好糖。

这款糖果的名字叫Popsy,挪威的电视广告是怎么售卖这款人尽皆知的糖果呢?

它的卖法是这样的,其中一个广告的版本是在一架飞机上的驾驶舱,正副驾驶员放着正事不干,也不像在开飞机,耳机都拔下来了,他们在干什么呢?在认真吃糖果。

他们的驾驶座前摆了一盘糖果,就在里面吃,吃的很开心,这时地面塔台传来消息:请报告你们的位置。这个正机师紧张的戴上耳机、戴上话筒,开始跟地面塔台通话报告他们的位置,他是怎么报告的呢?

他说:我是机师,向地方塔台报告,我们正在这架飞机的正前方部位……也就是这个飞机的驾驶舱里面,结束,over。然后这个广告就完了,打出一行字幕说,你可以说瑞典人很多坏话,但是他们真的懂得如何做糖果。

整个广告总共有三段,都是拿瑞典人的那种愚蠢、刻板来开玩笑,还附带一个小标题,叫做“瑞典人——世界上最笨的人”。

这个广告出来之后,你猜瑞典人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他们看了这个广告,他们国家这款这么有名的糖果,在挪威却被人如此来销售,他们能受得了吗?

结果,瑞典人不仅接受了,而且还很开心。

这个广告在瑞典的互联网里,也传播得“一塌糊涂”,大家纷纷觉得太好玩、太搞笑了,这确实很像我们瑞典人。

由此可见,挪威跟瑞典这两个北欧国家的关系可真是非常好。

2

真正的大方,

是你过生日,我就送你一座山

挪威人拿瑞典人来开玩笑,挪威人自己又够不够大方呢?

他们还真是够大方的了。你知道吗?去年是芬兰(就是挪威的另一个邻国)摆脱沙俄统治,独立100周年的日子。在这样的日子里,就有这么一位挪威国家地图测绘局退休的地球物理学家,叫做比约恩·盖尔·哈尔森(Bj?rn Geirr Harsson),提出了一个建议,这个建议是什么呢?

他建议,我们挪威不如送一座山,把我们国土的一部分割让给芬兰,来庆祝他们一百周年国庆这么重大的日子。

这听起来实在很荒谬,一个挪威人怎么可以提出这样的建议呢?原来,当年他在考察他们国家的国土地理环境,要画地图做策划的时候,他发现原来芬兰的最高点是在哈尔蒂亚山峰上,这座山也是挪威跟芬兰的两国边界的一座山脉。

但由于目前的国土划分,芬兰的最高点只是这座山的山坡部分,标高1316公尺,它的最高点其实在挪威那一边。

于是,哈尔森就觉得很对不住人家芬兰,国家最高点好歹也是一个山峰,没想到就是一块山坡地,那不太象话。而恰好这个最高点,就在我们挪威境内,说到高山,挪威还真不缺,那不如这样吧,就把这座山峰给了你。

办法非常简单,只需要把国土的边界稍移一部分,让出一块给芬兰,芬兰就能够名正言顺的拥有他们国家的第一高峰了,这难道不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

一个国家的退休公务员提出这个建议,挪威人是不是该骂他是个十恶不赦的卖国贼了?

然而并没有,网上居然还有17,000个挪威人联署发声支持,认为这是好建议。最后挪威政府要表态了,挪威的外相和首相都出来说话,他说这个建议真好,充分表达出我们挪威人对于芬兰这个邻国友好的感情。

芬兰要庆祝独立一百周年,送个山给它那算啥呢?不过很可惜,可惜什么呢?法律不允许,因为挪威的宪法跟全世界大部分国家宪法一样,写的清清楚楚,神圣国土是不可分割的,这种赠送属于违宪。

可是这事还没完,大家要是感兴趣的话,可以在bilibili上查询这么一条很短的片子,这部短片叫做Battle for birthday mountain,意思就是“生日山峰之战”,这个战是怎么战的呢?

就是哈尔森还在民间倡导联署,虽然去年芬兰一百周年的独立纪念日,这一周年已经过了,但他还在坚持,为什么呢?因为他觉得,再多一点人签名就能够推动修宪了。

3

不冷静不是芬兰人

挪威人为什么会这么想,为什么有这么一群奇怪的国民在想干这件事呢?理由其实很简单,他们觉得,诺贝尔和平奖一直都是在挪威办的,那到底什么叫“和平”、什么叫“不和平”呢?

看看人类自古以来直到今天,很多时候国与国之间的问题是发生在边界,而边界问题是什么问题呢?坦白讲就是争夺国土。

这块地方我说是我的,你说是你的,闹的不开心了,有矛盾了,有时候甚至还会发生战争。

挪威人应该向全世界示范什么叫“和平”,和平就是我能够割让我的领土给我的邻国,这才叫真和平呢。

各位想想看,芬兰人听到这样的消息,芬兰人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很有趣的是,在芬兰的媒体或社交媒体上,大部分芬兰人对待这个建议的态度,都表示很冷静、很淡定,他们并没有很欢喜若狂。

因为要是他们很兴奋的话,那就不叫“芬兰人”了。

大家有没有看过一本很小的、很可爱的漫画书,叫,这本《芬兰人的噩梦》在芬兰是一本畅销书,基本上你很快翻阅的话,五六分钟就能把它浏览完了。

它的作者是卡罗利娜·科尔霍宁,它里面画的都是一些很简单的漫画,全是一些芬兰人在日常生活之中觉得最尴尬的事和时刻。

比如其中一个最尴尬的事就是去面试时,面试官请你描述一下你还有什么长处,有什么强项。芬兰人就觉得想死,为什么?

你让他去夸耀自己,表达自己的长处,他受不了,“臣妾做不到”,因为他们太低调、太不爱张扬自己了。

最后如果有幸被录取了,这时候老板对他说,“太好了,我们恭喜你,你现在正式加入我们了”。芬兰人也会很尴尬,也觉得这个处境他们面对不了,为什么呢?

因为正常而言应该很开心,但是又不能很开心的表达出来,所以就很冷静的跟老板说,嗯,谢谢你。

这时候老板就说,唉?怎么了,你不高兴吗?你看,芬兰人就受不了这样的事。

所以,听说挪威要送座山给芬兰,芬兰人的表现就是很平淡,这才是真正的芬兰人。

如果可以,希望有人能撰写一本《五年社交三年做人》,

只要人人都真诚相处又不过度打扰,

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没有北欧命,得了北欧病的小编留

上一篇:突发消息:韩国发生军事政变